当前位置: 动物 > 哺乳动物 > 鹿 >
狍子

由adongwu分享到 发布于2019-12-13 来源于鹿

狍子
狍子

狍子(学名:Capreolus pygargus):体长约1.2米,重约30千克,有着细长颈部及大眼睛,大耳朵。无獠牙,后肢略长于前肢,尾短,雄狍有角,雌狍无角,雄性长角只分三个叉。狍身草黄色,尾根下有白毛,尾巴仅2-3厘米,狍爱成对活动,过冬雄狍与二、三只雌狍及幼狍在一起。雄狍角冬天脱落,新角最迟3月开始升长,6、7月长成,此时进入发情期。雄狍用角剥开树皮并留下前额臭腺的分泌物做为自己地盘的标志。狍通常是双胞胎。
食草动物。生活于中国东北、西北、华北和内蒙古等地的小山坡稀疏的树林中。是东北地区常见的野生动物之一。狍子经济价值较高,被列入中国《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。
 
狍子形态特征
狍是一种中小型鹿类,体长0.95-1.35米,肩高0.67-0.78米,尾长仅2-3厘米,体重15-30千克;角短,长仅23厘米左右,角干直,基部粗糙有皱纹,分枝不多于3杈; 雄性略大。鼻吻裸出无毛,眼大,有眶下腺,耳短宽而圆,内外均被毛。颈和四肢都较长,后肢略长于前肢,蹄狭长,有敖腺,尾很短,隐于体毛内。雄性具角,角短,仅有三叉,无眉叉,主干离基部约9厘米分出前后二枝,前枝尖向上,后枝再分歧成二小枝,其中一枝尖向上,一枝向后而偏内,角基部有一圈表面粗糙的节突,主干上同样有许多小节突。角在秋季或初冬时会脱落,之后再缓慢重生。
冬毛为均一的灰白色至浅棕色。夏毛红赭色,耳朵黑色,腹毛白色;冬毛黄褐。腿茶色,喉、腹白色;臀有白斑块;幼狍有3纵行白斑点,当体重达11公斤左右时即消失。吻部棕色,鼻端黑色,两颊黄棕色,耳基黄棕色,耳背灰棕色,耳内淡黄而近于白色,耳尖黑色。额、颈和体背为暗棕而稍带棕黄色,下颌淡黄,喉灰棕,腹部淡黄色。四肢外侧沙黄色。内侧较淡。尾淡黄色,臀部有明显的白色块斑。夏毛短而薄。从咀到尾以及四肢的背侧都是纯黄棕色,背中线附近较深,腹面从胸部、鼠蹊部以至四肢内侧均为淡黄色。
 
狍子栖息环境
狍子多栖息在疏林带,多在河谷及缓坡上活动(海拔一般不超2400米),狍性情胆小,日间多栖于密林中,早晚时分才会在空旷的草场或灌木丛活动。中国东北三省广布它们的踪迹。
 
狍子生活习性
喜食灌木的嫩枝、芽、树叶和各种青草,小浆果、蘑菇等,一般由母狍及其后代构成家族群,通常3-5只,晨昏活动,以草、蕈、浆果为食,雄狍仲夏才入群。
 
狍子分布范围
原产地:中国、哈萨克斯坦、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、韩国、蒙古、俄罗斯联邦。
狍子选择了向南发展的路线。如今狍子是欧亚大陆分布最广、数量最多的一种中型鹿;得益于对山地环境的适应,它们显示出了别具一格的生存适应性。在中国,狍子广布于中部、西南部、西北部和东北部。中国多山,狍子一路沿着山地繁衍生息,从东三省开始,沿着大小兴安岭它们一路向南,从北京的燕山进入太行,穿过河北和山西,到达中部的秦岭-大巴山系,随后在横断山系进入了毛冠鹿、水鹿等南方鹿种的范围,最后它们从西藏东南部和云南西部到达缅甸北部——这也是狍子分布的最南端了。而在北部它们的分布更为广泛,它们沿着乌拉尔山脉跨越西伯利亚、蒙古和朝鲜,并在新疆地区进入中国,分布于北疆区域。但狍子并没有登上青藏高原,它们仅仅到达了高原的边缘,在若尔盖草原山地海拔约3000-4000米的地带还能看到狍子的踪迹。
 
狍子繁殖方式
一雄一雌,7-8月交配。在繁殖期,雄狍追着雌狍转圈跑,地面出现花环状足迹。妊娠期8个月。临产前,母狍驱散上年生的幼狍,进入密林分娩。幼狍3-6月出生,每胎1-2仔。若一胎产2仔,则出生地点相距10-20米,分别哺乳。出生10日后,母狍带领初生幼狍归群,1.5-2年性成熟。狍受惊时吠叫。在野生环境中,寿命10-12年,最长可达17年。每年11-12月角脱落,2-3月生茸,4-5月角长成。
狍子在繁殖上会延迟着床4-5个月。等到合适的看气候。狍子发情交配多在8-9月,如果冬季太冷,小狍子出生就得往后拖——母狍能够控制这个时间,确保小狍子在6月出生,这个时候正是山区已经开始暖和起来,草长莺飞食物丰沛,而且有充足的时间让小狍子长大以面对寒冷的冬季。
 
狍子保护级别
已被列入中国《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,于2000年8月1日以国家林业局令第7号发布实施。任何猎捕狍子的行为都是违法的,严禁猎捕、买卖、食用野生狍子。希望广大网友认清中国当前生态形势,手下留情,珍爱这些可爱的动物。
列入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(IUCN) 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.1——低危(LC)。
 
狍子动物文化
精彩博文
狍子的萌点有三条:
一、狍子受惊以后尾巴的白毛会炸开,变成白屁股,然后思考要不要逃。
狍子其实一点也不“傻”,它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悍,狍子尾巴内侧是白色,受惊后会翘起(炸开),看上去成为白屁股。这其实是很多种鹿科和牛科(羚羊类)的共同特征。白屁股的作用究竟有哪些,现在还不十分清楚,至少这能在信号传递上起到几种功能:
警示和迷惑作用。这在羚羊中体现得较为明显,人们经常可以在电视里看到,成群活动的瞪羚在遭受到猎豹或者豹攻击的时候,会跳跃着四散逃开,这时它们都会翘起尾巴露出白屁股,一种解释说这有利于迷惑敌人的视线,使其眼花缭乱不知道追谁好。狍子虽然很少集成大群,但也常以小群体为单位活动,因此白屁股可能会起到同样的作用。
视觉引导作用。在观察小麂的时候,发现雌性小麂在带着幼崽的时候,经常会翘起尾巴,让幼崽跟着自己。小麂的尾巴内侧也是大块的白色,翘起时非常明显。在森林环境中视野不佳,这样的视觉信号就像一个信号灯一样明显。其实这种行为在更多的物种里存在,大家还记得小兔子排队跟着妈妈翘起的白尾巴走路的故事吗?
总之,炸尾巴不是狍子吓傻了,而是受到威胁后的一种自然反应。狍子有时候不跑是因为它还没有确认威胁是什么,一旦确认了它会立刻逃跑。有一次我在北京的百花山上遇到了一个狍子,当时风很大,那只漂亮的公狍子只顾在林子里低头吃草,完全没有发现我们三个人正在靠近;而我们看到它的时候已经很近,估计距离也就50米以内,于是我们停下脚步,慢慢坐下,静静欣赏。狍子边吃边走,距离我们越来越近,直到被一声快门声所惊动。它抬头看着我们这边,由于我们都没有动,因此它犹豫着(野生动物对声音和移动的物体非常敏感),歪着头看,又走近几步;几秒后它看清了我们,于是“嗷”地叫了一声,然后闪电般地逃走了。
还有一种情况,它不跑可能是为了护仔。2013年夏天我们在山西野外作业的时候,先是路遇了一只小狍子,随后又在不远处看到一只母狍子远远地看着我们,并不逃跑。于是我们明白了:它急着过来找它的孩子,并在用自己来吸引我们的注意。后来它远远地绕过我们,找到了自己的孩子;而我们也赶紧走开,避免继续打扰它们母子。
二、会在马路中间,借着车灯跑在车的前头,根本不知道会被撞死,只知道借着亮光好赶路。
也就是狍子会顺着灯光跑,不知道会被撞死——这其实不是狍子傻,只能说动物们的进化赶不上人类科技发展速度快。动物们很难理解汽车这种东西,在夜间,动物们往往只能看到灯光而无法看清汽车的轮廓。在进化中大多数动物都懂得了人类的可怕,但汽车和灯光是怎么回事,却还有很多动物搞不明白。我们在电视上也可以看到,在非洲夜间观察动物,可以直接拿着聚光灯照着,动物们并不会惊慌失措地逃跑,因为它们可能还没学会把灯光和人类联系起来。在中国,每年被路杀的动物不计其数,从蛇、青蛙到獾子、豹猫、果子狸、野兔……涵盖了各种被认为傻或者不傻的各种动物,其中狍子只占到很少的一部分。一个新闻报道说每年美国会发生150万起鹿车相撞的事故,而每年被车撞死的鹿(多为白尾鹿)超过10万头。当然这和美国的鹿比较多有关,但美国有句话:like a deer in the headlight,意思是鹿会傻乎乎的在车灯照射下呆住,这和中国的狍子如出一辙,所以,就算是笨蛋,狍子也不是鹿科家族里唯一的笨蛋。
三、被猎人追赶了会把头埋到雪里,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。
被追逐时会把头埋进雪里,以为不会被发现。这不是狍子傻,是猎人太残忍,已经把狍子追得快累死了。可能我这么说很多人不理解,人能把狍子累死?答案是肯定的。这一点来说狍子确实不如人类聪明(不过从这个角度来说,又有几个动物比人类聪明呢?)。我知道河北一些地方猎人如何在冬季追逐狍子:他们几个人天一亮就上山,找到狍子后就一直跟着足迹包抄着追,由于冬季的积雪,追踪变得非常容易。而也是由于积雪,狍子跑动的时候很是费力。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也需要说一说:狍子在冬季往往在山的阳坡休息,但受到惊扰后就会跑到山的阴坡躲藏;而北方山地通常是阴坡森林繁茂、阳坡相对荒芜,这是因为北方较干旱,阳坡日晒时间长所以比较干燥,大型乔木很难成长,而阴坡相对湿润,所以高大的树木往往生于阴坡,阴坡也更多地成为动物的庇护所。
但这样一来,狍子的逃窜就变得非常困难,一是阴坡雪厚;二是阴坡植物繁茂,林下非常难走,狍子跑起来也很费力。这时候猎人利用了狍子的另一个弱点:进食。有蹄类动物需要非常频繁的进食,才能保证充足的热量和体力,因为它们吃的是草;猎人只要保持跟踪追逐,狍子就无法进食,只能一直逃跑,一天下来基本就会体力透支,而此时猎人却可以补充随身携带的食物。这并不是狍子可以应付得了的情况:通常狍子的天敌主要是豹、猞猁、虎等大中型猫科动物,这些天敌的捕猎是短时间的,一击不成便会放弃,狍子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恢复;但人类的这种追逐往往使得狍子筋疲力尽,最后一下子倒在雪地里动弹不得——不是它傻,是人类太残酷。
在东北还有一种情况:冬季大雪后,猎人可以轻易地在林子里“拣”到狍子。这也不是因为狍子太傻,而是恶劣天气导致的灾难:狍子找不到食物,其体型又不能很好地适应深雪,因此很快就会陷于困境。在这种情况下,体型更大的梅花鹿、马鹿过得会比狍子轻松一些。河北小五台山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曾经告诉我,冬季如果发生雪灾,对狍子的影响非常大,前些年有一次冬季下了罕见的大雪,那年大量狍子被冻饿而死,此后两三年间山里狍子的数量锐减,几乎很难看到,直到数年后才慢慢恢复。
此外还有很多关于傻狍子的说法,比如它吓跑后会回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被抓住之类。其实这些“傻”的背后都代表着狍子的一些生态特征。就拿走回头路这一条来说吧,狍子在山里会有一些固定活动的场所,一段时间内它会在很小的一个区域活动,这里面有觅食的场所、也有休息的场所。因此当它一般受到惊扰时,并不会逃得很远,躲避到它认为安全的时候,它就会再次出来活动——通常都是进食。而人们往往看到它的时候一般都是在这种进食场所,因此它很快还会回来——于是落入猎人的罗网。
每年被非法猎杀的狍子非常多,它是从东北到华北地区被猎杀最多的中型兽类之一(之二是野猪)。在这些地区的山上你如果看到高度在60-100厘米左右的粗钢丝套子,那就多半是针对狍子的。狍子肉价格持续走高,而很多卖狍子肉的餐馆在被盘问时往往会说是人工养殖的——其实哪有那么多人工养殖的狍子,绝大多数狍子肉的来源都是野外捕捉,这也导致这种动物在很多传统栖息地都已经销声匿迹。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,这句话用在狍子身上非常合适;在一次郊游中管住自己的嘴,可能就会挽救当地的一只狍子。
歇后俚语
棒打狍子,瓢舀鱼,野鸡飞进饭锅里。
草原上的狍子——三五成群
傻狍子(骂人的)